冒險島079,一欣冒險島,冒險島懷舊版,楓之谷

您現在的位置: > 游戲資訊 > 冒險島攻略

用指關節揉冒險島

admin2021/12/18 9:32:07 冒險島攻略網 0 評論

  

路燈映照著積水的街道,像一條條燦爛的銀河。兩邊的人行道擠

滿了匆匆行走的人群,各種麗全組成了一望無際的“蘑菇林”

。主干領導說明

明天要做的“文章”

,是他剛才在汽車上“構思”的。

喬伯年打完電話后,先看著讓秀英吃完中藥,然后自己才開始吃

晚飯。

他還沒吃完飯,門鈴就響了。他知道,今晚的第一批客人已經登

門了。

小陳領進來的是省委副書記石鐘。老石是來和他談南北幾個地區

領導班子調配問題的。同來的還有省委組織部長和組織部干部一處的

處長。他們見他還端著碗,就勸他吃完飯再說。

喬伯年一邊吃,

一邊把他們領進會客室,說:“吃著談著!形象

是有點對不起大家,但這是在家里,你們都不是生人嘛!”

幾個人都和他一起笑了。

當老石他們給他談起黃原地區領導班子的考察情況時,提起一個

叫田福軍的人,說這個干部威信很高,而且很有能力。

“田福軍?”喬伯年停下筷子,瞪住眼睛想了半天,說,“這個人

我好像熟悉,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幾位管組織的同志談完情況后,他接著指示他們再做詳細的考察

工作,以便很快提交省委常委會討論。

老石他們告辭后,他家里先后又來了四五批客人。有談工作的,

有反映問題的,也有來告狀的。有些是他事先約好的,有些誰知是從

什么門道里闖進來的??一直到十二點,他才從煙霧騰騰的會客室出

來,搖搖晃晃地上了二樓,走進自己的臥室。

太累了!他躺倒在床上,顧不得和秀英打個招呼,頭一挨枕頭就

迷糊了。他隱約地聽見自己在呻吟。他感覺到了那只溫熱的手關切地

放在了他的額頭上。他只來得及在心里對老伴說:“我沒發燒…

就睡得什么也不知道了。

道上穿梭著各種車輛;手的問題。他已經讓省委主管組織工作的副 書記石同志盡快提出應

見,調整和加強南北幾個地區的領導班子……

忝伯年用指關節揉揉太陽穴,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他感到眼暗

有些腫賬,很想在車里迷糊一陣,但就是睡不 著。昨晚在省農業科研

中心開了半晚上會;會完后又失眠了很長時間。他現在很困憊,但又

很清醒。

他是昨天上午到達位于黃土高原和中部平原接壞處的這個著名的

農業科研中心的。本來他很早就想到這里跑一趟,但一直擠不出時間

來。他對這個農科中心抱有極大的希望。這里有農學院、林學院、

農業科學院等十幾個科學研究和教學單位,擁有科技人員三千多人,

僅教授和副研究員以上就有二百五十人左右,真正是人才薈萃之

-這在全國也是不多的。毫無疑問,今后全省農業的大發展,必

須發揮這個科學中心的作用。

昨天出發時,他準備當天就返回省城

-因為省上還有一些緊迫

的問題等待他解決。但他卻推遲到今天下午才回來。

這個農業科研中心的所在地僅是一個小鎮,幾千名科技人員的生

活一直存在嚴重問題。糧、菜、煤、水和各種生活必需品根本不能保

障。他昨天一到那里,科學家們就紛紛向他訴苦。他立刻決定晚上召

開有關方面負責人緊急會議,研究解決辦法。除過先臨時采取一些措

施外,他淮備返回省里后,著手研究將這里的鎮一級建制改為縣一級

建制,以便更好地解決這個遠離大城市的科研中心在后助方面的問

題。盡管這兩天他又跑路又熬夜,疲憊不堪,但他高興的是他沒有虛

行這一趟。

現在,汽車已快要到省城了。南面逶迤的山嶺己經顯出了清晰的

面目,如同屏風一般立在天邊。城市依傍著南嶺,在廣大的平原地區

展開,此刻在春雨中灰淡漠一片看不見從東到西的邊沿。

汽車駛過郊外大片的蔬菜地和工廠區,進人了市內。

汶季節的白天仍然是短新的

sAV

一個接一個的岔路口,紅燈綠燈在交替閃爍。

“伏爾加”的速度慢了下來。

喬伯年側過臉,看見外面幾乎每一個公共汽車站,都擁滿了黑鴉

鴉的人群。有的車站好不容易來了一輛車,車上車下擠成一團,遲遲

開不走。他知道人們在這大雨天擠不上車是什么滋味;他也知道這些

人在抱怨,在咒罵,

一片叫苦連天。

他在車里嘆了一口氣。

汽車終于折進了省委大院,緩級地滑到了他的家門口。

這是一個空蕩蕩的院落,有一座二層小樓。這地方原是一位常委

的住所,幾年前他調走后房舍一直閑置著。這是省委大院里比較陳舊

的一所住家宿舍。喬伯年到職后,省委辦公廳把他的家安排在已調到

中央的原省委書記住的地方-

一那里條件當然要好得多。但他就看上

了這地方。一來這地方閑置著,二來有個大院落,他還能在其間營務

點什么莊稼。他有個癖好,愛在自己住的地方種點玉米什么的。在他

看來,即使從欣賞的角度來說,莊稼比之名花異草也有一種更為淳樸

的美感。

喬書記走進自己的小院子,不免驚訝地愣住了。他看見一些人正

在他的院子里移花裁草,忙亂成一團。對他來說,這是一種破壞,而

不是美化。

“誰讓你們移裁這些東西呢?”他問其中的一個人。

“張秘書長?!蹦侨嘶卮鹚?。

“你去叫他到這里來一下

那個人走后,他對其余位碌的人說:“你們不要摘了,這些花草

從哪里移來的,再移回到哪里去?!?/p>

這些移花栽草的人都停止了干活,一個個面面相觀,不知他們把

什么弄錯了


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
<b id="k10xu"><td id="k10xu"></td></b>

  • <ol id="k10xu"><center id="k10xu"></center></ol>

    1. <optgroup id="k10xu"></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