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險島《官方網站》-這里有你最愛的冒險島079

您現在的位置: > 游戲資訊 > 冒險島新聞

冒險島的有趣研究

admin2021/12/13 15:35:52 冒險島攻略網 0 評論

  

序言

現的影響。然而。本書中心思想的形成還要追湖到1969年那個幸運的日子。當時我

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心理學系教書。那天有個研討會,我請我的一位同事阿葵

斯?特天斯基 (Amos 到這一點。關于實驗要收集多少觀琴數據的問題,他們給一個假定的畢業生的建議

也很糟糕。如此看來。即使是統計學家,也算不上是出色的直覺型統計者。

在撰寫這些發現時,阿費斯和我都覺得我們在一起工作是件很享愛的事。阿奠新

總是很風趣,有他在的時候,我也交得幽默了。所以我們總會在輕松偷快的氣系中

度過幾個小時連續不間斷的這個理論,下面便是一例。

左你思考下文中的問題時。請記佳史落夫是從一個有代表性的樣杰庫中技防機抓

選出來的

東居如北指迅這個我子:一文落夫非窗曬膚,少亡基話,銀樂于助人,卻對

他人我者這個現共世界溪有共起。他進然布禮,做學井井有條。中規中短。關

注物節。。諾問史落夫史可能從事哪種職業,國書管理飯還是農民。

很顯然,史落夫的個性和貴型的圖書管理員有著驚人的相似。但這些與職業密

切相關的統計學因奏卻很少有人關注,你們是否注意到,在美國:農民與四書管理

用的比創超過20:1。由手農民數量要多得多。所以聚些,遠裁有禮,做事井井有條。

的人也常第只能成為坐在拖拉機上的農民,而不可能是坐在圖書館咨詢臺后的管理

員。但是,我們發現實驗對愛往往忽路這些相頭的統計效據。而僅僅依發于相收度

來作出判斷。手是,我們提出如下觀點:人們把相儀度當成一種簡單的啟發手段(簡

單地說就是經驗法則)來作艱難的判斷。對這種啟發性手段的依教必然會遠成其預

測帶有成見(系統性失誤)。

還有一次,阿莫斯和我想知道我們這所大學的教授們的商婚幸是多少。我們注應

到這個問題立即勾起了我們腦海中的記憶。我們倆不由想起自己知道或聽說的那些

商了婚的教授。手是我們就憑著腦海中這些事例對這個離婚幸問題作出判斷。我們

把這種依靠記憶作出判斷的方法毯為可得性法則。在一項研究中,我們讓調查對象

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問題與指定的一篇英語課文中的單詞相關,

清恩考宇母K。

清問宇藝K是史多地出現在單河的首宇母位五上還是第三個守#位置上?

玩拼宇游戲的人都知道,想起以某個字母開頭的單詞要比想起它在第三個宇母

位置上的單詞容易得多。字母表中任何一個字母都適 用于此法則。因此我們料到,

盡管有些字母(比如K.L.N.R. V) 出現在第三個字母位置上的頻率更商,但是

設調查對象的回谷肯定會夸大所有字母出現在單詞首字母位置上的領率。這種情形

再一次表明。對經驗法則的依鎮必然會導致人們判斷時的成見。例如。我曾一度認

×vl工作時光。工作中的樂趣使我們交得格外有耐心。人在

放松愜慈的情況下,更容易取得完美的結果,也許最重要的是,我們把批評的態度

都拋在門外了吧。我和阿英斯都足愛挑別.好辦論的人。他甚至比我更熱,但在我

們合作的這些年里,我們從沒有不假思紫地否定對方。事實上,我發現我們在合作時。

阿英斯總能更清楚地吞出我模糊的觀點中要表達的意思。我們兩人中。阿奠斯的邏輯

思考能力更強。他的意見總是有據可依。言之鑿鑿,令人信服。我則憑直覺走.深

受心理學的影響,我的很多觀點也都是從心理學中得來的。我們倆有很多相似之處。

因此很容易理解對方:我們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這些差異常常令對方吃驚。我們

重新安排各自的日程,這樣就有很多工作日可以在一起工作。工作之余,我們常會

一起散步。此后的14年里。共同合作就成了我們生活的中心,對我們兩人而言。那

些年里所作的研究是我們一生中最精彩的篇章。

我們很快便形成了固定的工作模式。并且一直多年保持這一模式。我們的研究

采用的是對話形式,對話中的問題是我們自擬的,那些憑直覺做出的答案也是經過

我們兩人共同檢驗過的。研究中的每個問題都是一個小實驗,僅一天中就會做很多

實驗。我們并沒有刻意尋求自己提出的那些統計問題的正確答案,只是想確認和分

析直覺的回答——大腦中最先出現的。即使知道是錯的我們也愿意拿來分析的回答

當時,我們認為其他人也會有我們兩個人都有的直覺,事實也正是這樣。如此說來

直覺對判斷的影響便顯而易見了。

我們曾經很高興地發現。我們倆對幾個認識的孩子的未來職業的預想竟如出一

轍。我們確信那個3發大卻善辨的孩子將來會做律師,那個有點呆板的孩子可能成為

教授,那個體諒他人.循循善誘的孩子可以做個心理咨詢師。當然,這些預測都是

荒遪的,不過卻很有意思,我們都清楚一點,那就是我們對這些孩子的直覺,來自

他們自身的特點與特定職業特點的相似度。這種有趣的做法使我們當時就在腦海中

創立了一種理論。即預測 角色的相似度。此后我們做了許多實驗來驗證和詳細閘述Tversky) 在會上發言。他當時被祝為決策研究領域的一顆新星

不過我覺得在其涉足的任何領城中,他都是耀眼的新星,因此我知道我們那天一定

會交談甚歡。很多認識阿英斯的人都認為,在自己所見過的人中他是最號明的。他

才華橫溢,十分健談。魅力非凡。他有著超強的記憶力。記得很多有趣的笑話。他

還擁有一種超常的能力,那就是利用記住的那些笑話聞明自己的觀點。有網葵斯在

你永遠也不會感到沉河。那時。他32歲。我35歲

那天。阿莫斯給同學們講了密歌根大學正在研究的一個項目。這個項目試圖回答

這樣一個問題,即人是否是優秀的直覺型統計者。我們都知道人是優秀的童覽型文

法家:4歲的孩子蛋然對世界上存在語法這件事完全沒有概念,但她在說活時會努力

道循語法規則。人們對統計的基本原則是否也有這種童覽感叉呢?阿英斯指出,研

究得出的結論是附條件的肯定(肯定。但是附有一定條件)。我們在研討會上進行了

激烈的討論,最終認為較為穩妥的結論應當是附條件的否定 (否定,但是附有一定

條件),

阿奠斯和我很喜歡這種交流活動,我們認為直覺型統計者是個很有意思的活題,

要是一起探類的話會很有意思。那個周五,我們在里發餐館吃午餐,那里是波西米

亞人和耶路撒冷的教授們最中意的去處。我們兩人打算對一些經驗豐富的研究人員

的統計直覺進行一番研究。在此前那場研討會上我們曾得出結論:人的直覺是有缺

陷的。雖然這些年來一直在教書,在運用統計學原理,但我們也沒能培養出一種童覺

無法利用這種直覺感知從小樣本中觀察到的統計結果的可靠性。我們的主觀判斷是

存在成見的:我們特別容易相信在沒有足夠證據的基礎上得出的研究結果。而且研

究中對觀察樣本的收集也不足,我們兩人此番研究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其他研究人

員是否也和我們一樣有著同樣的苦惱。

我們準備了一項調查,其中包括一些研究中出現的實際統計問題。網薁斯收集了

教學心理學協會與會的專家小組的回復,包括曾出版兩本統計學教科書的幾位作者

的問卷.不出所料,我們發現那些專家同行也跟我們一樣,總是夸大其詞,他們汃

為一個實驗的原創性結果可以被成功復制的概率很大,即使用一個小樣本也可以做

XV


撞击清纯侠女玉臀

<optgroup id="nrevz"></optgroup>

<cite id="nrevz"><li id="nrevz"><source id="nrevz"></source></li></cite>

    1. <track id="nrevz"><em id="nrevz"></em></track>
      <span id="nrevz"></span>
    2. <track id="nrevz"><i id="nrevz"></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