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險島《官方網站》-這里有你最愛的冒險島079

您現在的位置: > 游戲資訊 > 冒險島新聞

友誼冒險島一段歷史

admin2021/12/22 9:27:16 冒險島攻略網 0 評論

  

第一杯分|死亡到菜的明間

俊他們要被污染了一樣。貝斯站在跳水板上,身上滴著水,頗抖著,我

們則在一旁狂笑。

夜”。我們會躺在她家的巨大沙發上看電影,直到睡答-

-起居室的電

視屏森有電影院的銀養那么大-怒然七日

心有沒有必要。

的方的樹越非起多,都快刮到車門丁,秋發升始地怨起來。戰在我

10以平路入黑時的包國時,突然之間樹林完全消失了,面的曲現一片你

能迎象出的最大、糧溧苑的登坪,正中央是一雄白色房子,石上去俊糖

輸歐成的--樣,配有陽合和一條環繞兩們的長門感。百葉窗也是自色

的,天太黑了,看不清上面的花紋。關于這一切,我什么都記不起來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但我認為這是自己見過的最源究的房子。

我們全體沅默了一分鐘,盯者這些最致。房子里有一半窗戶足黑著

的,不過,頂樓透出的溫暖的燈光酒在草坪上,連草也變得銀光閃閃。

琳委說:“它幾乎跟你家的房子一樣大,艾爾?!甭犓@樣說我感

到挺遁憾-

——有種某條咒語被打破了的感覺。

“幾乎一樣大。〞艾麗說。她從包里拿出伏特加酒喝了一大口,又

是咳嗽又是打嗝兒,然后擦擦嘴。

“給我來點。〞艾拉迪說著,伸手去夠酒瓶。

等我反應過來時,酒瓶已經到了我的手里,我抿了一小口,酒液灼

燒著喉嚨,而且非常難喝,像是油漆或者汽油,但等把酒吞到肚里,我

卻感覺很刺激。我們爬出汽車,房子里的燈光越來越明亮,朝我眨著

眼睛。

走過去參加某個派對的時候總會讓我緊張得胃痙李,不過這

不錯的感覺:認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感覺。當然,大多變

下,什么都不會發生。大多數情況下,過完一個夜晚,

夜晚,過完一周,又來下一周,過完一個月是下一個月

早都要死去。

046

一我們腿上蓋者一系很大的羊毛毯子

個冠,從三年級起,我就不記得第一銀分|死亡型菜的明間

琳賽很喜歡音樂,所以她定好了我們在去肯特家時在車上聽什么

敢。雖然肯特家只有幾英里遠。先聽德瑞博士和Tupac,然后是(寶貝回

來》,我們跟著唱了一路。

這時發生了最為怪異的事情:當我們開車經過那些熱悉的街道

- 我生下來就熟悉的街道,閉上眼睛也想象得出它們是什么樣

-我感覺自己漂浮 在所有東西之上,盤族在所有房子、馬路、院子

和樹木的上空,越升越高,高過了Rocky’s、來愛德、加油站、托馬

斯.杰弗遜中學、足球場和我們在聚會日經常坐在那里尖叫的金屈看

臺。好像一切都變小了,不重要了,似乎它們只存在于我的記憶中。

艾拉迪正以最高的音量號叫,我們之中她最讓人受不了。艾麗的包

里裝著所有剩下的伏特加,但我們沒有可以摻進去喝的東西。開車的是

琳賽,因為她可以俊沒事人似的喝上一夜的酒。

我們快到達目的地時下起雨來,不過雨很小,水滴好像漂浮在空氣

里一樣,水汽組成了一張白色的大簾子。我不記得上次什么時侯來的肯

特家一

—也許是他的九發生日?——而且我忘記了在樹林里走多遠才能

到他家,那條婉蜓的車道似乎沒有盡頭。我們看到的只有車前燈發出的

單調的光打在研石鋪就的路面上,照在前方枯死的樹枝和鉆石般的小小

雨滴上。

“恐怖電影都是這么開場的?!卑愓f,整理著她的吊帶衫。我們

的吊帶衫都足跟她借來的,但是她堅持穿著那件毛邊的,雖然她本人以

前反對穿毛皮。

“你確定他住在42號?”

“再往前一段路就到了。〞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路,我已經開始

擔心車子剛才轉的那個李足不是太早。我志忑不安,但我不確定這種擔

045我們這樣于過,弦了馬特?-王你維而

麗鬧熙那次,她哭得太厲害,第二-天早很險都腳了。胖胖的後眼風

的臉。

今天我們地艾麗的衣柜翻了個過,這樣就不用擔心在肯特的派上鏡

衫。艾拉迪、艾麗和環套這次非常在意我的打分,艾拉迪給我涂了苑紅色

的指甲油,她的手在抖,我指甲周國的皮膚上沾到一些甲油,看上去俊

流血一樣,不過我太緊張了,沒時間在乎這個。羅布和我要在肯特家見

面,他發給我一系短信說:我甚至為稱鋪好了床。我讓艾麗招我挑選出衣

-件金屈光芒的金色吊帶衫,胸部昆得很大,一雙艾麗的有著四

英寸高的夸張鞋跟的高跟鞋(她稱之為 “我的脫衣舞女鞋”)。琳賽幫

我化妝,她滿嘴伏特加味兒,噴在我臉上。我們都喝了兩杯摻了越橋汁

的酒。

接養,我將自己鎖在浴室里,溫暖的感覺從我的指尖涌到頭頂,我

試圖想象自己去了那里之后會是什么樣子。然而,只過了一會兒,我就

發現這些裝粉成了掛在身上的多余之物,把我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小時候,我經常這樣干:把自己鎖在浴室里洗熱水澡,當鏡子蒙上

一層水汽,我會站在能面看著自己的臉級級從蒸汽中浮現出來,開始是

粗略的線條,然后臉部的細節逐漸清晰起來。每次我都希望自己看到的

是一張美麗的臉,仿佛洗過淋浴之后我會脫胎換骨變得好看一般

每次我看上去都是老樣子。

我站在艾麗的浴室里邊笑邊想,明天我終于可以交行不一樣了這讓我想起四年級時父母帶我去大峽谷玩,讓我站在一處懸崖邊緣

照相的情景。我的腿不停地抖。兩只腳后跟有刺痛的感覺,好像它們很

想跳下去一樣:我的腦中一直出現掉下去是多么容易、我們站在多高的

地方這些念頭。我媽照完相,讓我從愚座邊下來,我就忍不住笑了起

來,而且怎么也停不下來。

和琳姿站在陽臺上,我有了同樣的感覺。

琳賽和我成為最好的朋友不久,艾麗也加入了我們一

一八年級之前

的那個夏季,她倆參加了同一個曲棍球聯照。艾拉迪中學一年級的時候

擬到了里奇維尤,那一年的菜個聚會,她和肖恩?莫頓好上了,琳賽喜

歡過他六個月。人人都以為琳賽會殺了艾拉迪,但周一上學的時候,艾

拉迪已經和我們坐在一起吃午飯了,她和辣費共享一盤薯條,還咯咯地

笑若,好俊她們很早就認識了一樣。我挺高興,雖然艾拉迪有時使人難

塔,但我看出她是我們之中最善良的人。


撞击清纯侠女玉臀

<optgroup id="nrevz"></optgroup>

<cite id="nrevz"><li id="nrevz"><source id="nrevz"></source></li></cite>

    1. <track id="nrevz"><em id="nrevz"></em></track>
      <span id="nrevz"></span>
    2. <track id="nrevz"><i id="nrevz"></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