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島079,一欣冒險島,冒險島懷舊版,楓之谷

您現在的位置: > 游戲資訊 > 冒險島文章

在冒險島裹緊夾克

admin2021/12/21 13:42:43 冒險島攻略網 0 評論

  

我態繫了身上的艾克,有好長時口改米外西了。陽論談放地酒在路

上,我看著自己呼出一股股白氣。

至少有一件事我成功了,我讓皮特和他的死說不再視我為成助。不

過,明天經歷自己的“恐快三士

私陽海學漲慣了昏暗的燈光和深色的衣物。

但不菜設必要了。 無跟派的絕所站很物的人法發:人據自動分的的。

〞我牛后保米一個p育。

筋扯掉,搖搖頭讓頭發散開,然后走進大門。

二系路水:等現走過時,無政月光地企恐出上。我行手吧街子上的,

5在人口處,我們興書視者這個地方。房問又大又發物、登氣中區

Ceeo世廠-起米,他戲擴一剛矩匯眼餓,

北書頁路消灰生的味道。木地板在們下路政作中,我兩邊的城上該端:

緊盯著屏幕,聚精會神,沒有一個人在讀書。

書架,但它們了不起來更假技飾物,因為防園中頭的架上放游電腦,X9

hete廠. 我絲故熱讓拜發他,可我還

,他的聲音有些含混。

什車廠。

,我說者向后退了-

我早該料到,博學派主樓應該是個圖書餅。對面墻上桂者的-m

一你戴眼錢了。

面像吸引1丁我的注意。它大約是我的兩倍商、四俗統,面的是位魅力四

財的女子,她有者如水般消澈的灰眼睛,戴一副眼鏡。是珍寧。一不留

……”他環顧一下四周的桌子

她,我覺得喉嚨里酒上一股熱流,因為她是博學派的代表,是那個發者

我們走出大樓,穿過馬路,我

派毀我父來文章的人。自打父親在餐桌 上抱怨她的那天開始,我就不管

歡她,但現在這種“不喜歡”已演變成“憎恨”

后,過去管是一個公園,現在大家肌

她,有幾個生銹的金屬雕塑

畫像下方擺著一塊大廈,上面寫著幾個大字:知識通往成功

科豆,體積之大把我比得形同小

成功。對我來說,成功是個貶義詞,無私派用它來形容自我放縱。

我們在環繞金屬利馬豆的水

迎勒怎么會選擇成為他們中的一員?他們的所作所求全都是錯的

是樂,三三兩兩坐在那里。迎華

不過他可能也是這么看無畏派的。

頭發,眼神不安地躲著我,好

我走到珍寧畫像下方的桌子前,一個年輕人坐在桌子后邊,頭也不

刺了文身,披散著頭發,穿:

抬就說:

“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來這兒干什么?”

“我找個人,他叫迎勒,你知道在哪兒能找到他嗎?

“〝我想家,你是我能大

“我不能透露個人信息。

”他溫和地說著,還一邊猛戳前面的

他緊緊抿起雙唇。

屏幕。

〝你好像很不樂意廠

“他是我哥。

“痤土

〞他雙手

“華7

1是這

礦廠一不

C他過車用,我號酷在年門沙,吞卷無設派球地在時后新街消失。

很不然嚴回去了。選排退出,成為

一個無派別人士,也許會是我做過的

我沙成的北街。但今天的現花科自己你個膽小呢。

經風迎西外米,在我手指問環線不去。我讓手在車廂邊上蛋下,

我什劃過?,F不能回家。但用以大找我的毅人。 在我照年的每個記比

4,板行迎物的能子,他是我過去人生的一-部分。

到達城中心后,火車慢了下米,我坐起身,看養原本澎小的建筑物

--點一點清晰麥大。博學派總部就在一座巨大的石造建筑里,在那里可

以防戰沼澤。我抓住車廂把手,探身出去,想看沿軌道去社哪里。它們

先下行到與街西齊平,然后一路纜蜓向東。我在街面和沼澤地散發的調

濕的氣味中呼吸者。

火車開始往下行駛,速度也慢了下來,我趁機跳下車。因為落地時

的沖撞,兩腿有些發抖,我往前跑了幾步,才飲復了平街。我走在大街

中間,轉向南,朝沼澤的方向出發。目之所及全是空涉蕩的土地,有一

架棕色的飛機正朝地平線方向飛去。

我向左轉,博學派總部的建筑就在前方,陰暗叉陌生。在這里,我

該如何找到迦勒呢?

博學派的人凡事都要記錄,這是他們的天性。對新生他們肯定也有記

錄。有些人有權使用這些記錄,只要找出;他們就行。我掃了一眼大樓。從

邏拜上講,中央的大樓應該是最重要的。那我就先從這座樓著手。

博學派成員四處走來走去。他們的派規規定,博學者每次至少要穿

一件藍色的衣服,因為藍色會讓人體釋放出一種使人平靜的化學物質,

按他們的話來講:

“心思平靜能讓頭腦清晰。〞藍色也代表他們的派

247空間”時,我娶證明他們鐠了。昨天的失服

看上去不可思議,今天我又有些不太自信。

我抒者頭發,想哭的沖動已慢慢消退,然后編了 下許子,用套在車

脫的棉皮筋把已都了起來。一瞬間,我覺得又找回了自己。我需要的裁

是:記住我是誰,而且絕不讓無關緊要的事情,比如男生,還有瀕死休

驗阻礙我。

我笑著搖了搖頭,真能做到嗎?

我聽見火車的鳴笛聲?;疖囓壍拉h繞著無畏派基地,然后繼續延伸

到看不見的遠方。它們是從何處開始?又到哪里結束呢?在軌道以外的

世界又是怎樣的?我情不自禁地朝著它們走過去。

我想回家,但又不能這么做。艾瑞克在 “探親日”那天警告過我

們,別和父母太過親昵?;丶乙馕吨撑褵o畏派,這么做的后果我實在

承受不起。但艾瑞克沒說我們不可以拜訪1日派別之外的人,而且我母親

還有要事相托,叫我去博學派找迦勒。

246


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
<b id="k10xu"><td id="k10xu"></td></b>

  • <ol id="k10xu"><center id="k10xu"></center></ol>

    1. <optgroup id="k10xu"></optgroup>